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专题汇总> 往期专题> 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专题> 交流研讨>>正文
带着火种上路 怀着初心前行——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特稿
作者: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6年10月21日  点击数:

       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

  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。

  82年前,从赣南的秋天出发,一支队伍开启了用鲜血写就的史诗般征程。

  那一年,19岁的钟明,就在这支红军队伍中。

  那一年,他和他的战友不会想到,“长征”——这个伟大的名字竟和他们有关。

  钟明,2015年6月25日逝世,享年100岁。参加过中央苏区第五次反“围剿”、二万五千里长征、延安大生产运动、东北解放战争的他曾在10年前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,他说:“要相信我们的党,相信我们走的路。”

  今天的中国,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,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30%。当G20的璀璨烟火绽放在西子湖畔,当千年丝路文明在海陆通道上重焕光彩,发展的奇迹锻造着这个东方大国的自信与荣光。

  今天的中国,正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,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。

  无数人在探问和追寻中国道路背后的密码。

  观察这条长征路,无疑将从一种视角揭开谜底。

  这条路,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道路;这条路延伸至今,就是独立自主,实事求是,一切从实际出发,不断开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境界的道路。

 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,马克思主义是随着时代、实践、科学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体系,它并没有结束真理,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。

  倒海翻江卷巨澜 刺破青天锷未残

  ——从严重挫折和雪山草地中走出的绝地重生之路

  山,快马加鞭未下鞍。惊回首,离天三尺三。

  山,倒海翻江卷巨澜。奔腾急,万马战犹酣。

  山,刺破青天锷未残。天欲堕,赖以拄其间。

  1934年10月,硝烟迷漫的战场,吹来萧瑟秋风。

  湘江之战关系着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,红军在此与敌人苦战五昼夜,付出了极大牺牲。出发时中央主力红军8.6万人,抢渡湘江伤亡惨重,锐减为3万余人。毛泽东同志以“山”为题,三首小令映射了经历湘江恶战后的勇气和信心。

  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丢掉中央革命根据地,被迫长征之后,红军喋血湘江。失地于前,丧师于后。这是为什么?

  还在数万大军被阻在江边待渡的时候,当时党的负责人博古举目四望,狼藉满地,尸横遍野,喃喃自语:“还是去见马克思好,这样一了百了。”来自德国的军事顾问李德却把红军的失败归之于“没有地图可循”“情报侦察的不准确造成的”……

  红军的命运何去何从?未来的道路何去何从?

  回望近代历史,太平天国运动、戊戌变法、义和团运动、辛亥革命接连而起,但农民起义、君主立宪、资产阶级共和制等种种救国方案都相继失败。从戊戌六君子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,从林则徐“时运不通,妄求无益”的悲愤,到孙中山“以吾人数十年必死之生命,立国家亿万年不死之根基”的毕生求索,都未能挽救中国于水火。

  按照马克思的社会发展阶段论,只有在资本主义发展的高级阶段才可能诞生社会主义。而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,能不能走出一条新路?

  ——这是一条在牺牲与反思中走出的绝地重生之路。

  德国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说:“血液往往是胜利的代价。”

  李大钊说:“绝美的风景常在奇险的山川。”

  从“左”倾冒险主义和关门主义主观蛮干的错误走出,湘江战役之后,军委纵队离开广西,在黎平召开政治局会议,全面检查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以来的军事指挥问题。时隔不到一个月的1935年1月15日,著名的遵义会议召开,终于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的领导地位。

  经过这次会议,朱德满怀激情地赋诗:“群龙得首自腾翔,路线精通走一行。左右偏离能纠正,天空无限任飞扬。”

  历史以血的教训启示我们:脱离中国革命战争实际,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、把苏联经验神圣化,根本无法解决中国的问题。

  “我们需要‘本本’,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。”早在1930年,毛泽东同志就作出深刻论述。

  后来,毛泽东同志在谈到长征时指出:“这以后我们就得到了教训,知道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是应该相信的,但是要同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。后来一结合就灵了,就打胜仗了。”

  1935年6月2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懋功北部的两河口召开会议。虽然暂时取得了一致意见,但分歧并没有消除。

  生存屏障和路线斗争依然考验着这支顽强的队伍。

  北上还是南下?东进还是西退?

  中央在巴西召开紧急会议,采取果断措施,率领一、三军团,迅速转移,脱离险境,继续北上抗日,战胜了张国焘妄图以枪指挥党和分裂逃跑的企图。

  ——这是一条在孤立无援、围追堵截中走出的独立自主之路。

  1933年初,中共中央从上海迁往中央苏区,由于没有大功率电台,只能通过上海中央局的电台与共产国际保持联络。

  1934年10月,上海党组织遭到破坏,上海中央局两部电台负责人被捕。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持续四年之久的电讯联系因此中断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正是由于这种“失联”,中共中央开始了前所未有的“独立自主”:

  独立自主确定战略转移和中国革命道路的方向,通道会议、黎平会议、猴场会议等三次重要会议,打乱了国民党军围歼红军的计划;

  独立自主改组中央领导机构,遵义会议选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政治局常委,在红军转战途中,军事指挥机构改组为由周恩来、毛泽东、王稼祥组成新的“三人团”,从组织上保证了正确路线;

  独立自主实施作战指挥,新“三人团”及时调整战略战术,四渡赤水、南渡乌江、佯攻贵阳、巧渡金沙江,红军以神奇的战术,摆脱了40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,绝地重生,转危为安……

  历史的长河波涛汹涌,关键处往往只有几步。

  国庆假日,遵义会议旧址,瞻仰者络绎不绝。甬道一侧的宣传墙上,“伟人毛泽东在这里崛起;中国共产党在这里站起;中国革命在这里大转折”的三段话赫然醒目。

  2015年6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和遵义会议陈列馆时深刻指出,遵义会议作为我们党历史上一次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重要会议,在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、坚持走独立自主道路、坚定正确的政治路线和政策策略、建设坚强成熟的中央领导集体等方面,留下宝贵经验和重要启示。我们要运用好遵义会议历史经验,让遵义会议精神永放光芒。

  这种独立自主的探索和实践精神,这种坚持走自己的路的坚定信心和决心,是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立足点,也是党和人民事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。

  红旗漫卷西风 何时缚住苍龙

  ——从中国大地和亿万百姓中走出的光荣胜利之路

  天高云淡,望断南飞雁。

  不到长城非好汉,屈指行程二万。

  六盘山上高峰,红旗漫卷西风。

  今日长缨在手,何时缚住苍龙?

  1935年10月,翻越六盘山后,毛泽东同志以这首《清平乐·六盘山》抒发决战到底的信念和决心。

  一年后的1936年10月,红军长征三大主力会师陕北,蒋介石喟然长叹:“六载含辛,未竟全功。”

  在《西行漫记》的首篇,斯诺写道:“红军没有任何大工业基地,没有大炮,没有毒气,没有飞机,没有金钱,也没有南京在同他们作战时能利用的现代技术,他们是怎样生存下来并扩大了自己的队伍的呢?”

  直到今天,仍有很多人问:

 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在中国取得胜利?

  中国道路究竟是怎样的一条路?

  回望80多年的风霜雨雪,走过新民主主义革命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,这条道路蕴含的丰富内涵已成为绵延至今的精神纽带。

  ——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,就是要实事求是,一切从实际出发,筑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坚实的思想根基。

  四渡赤水出奇兵,恢宏史诗中最绚丽的篇章。

  “横断山,路难行,天如火来水似银。”红军转战川黔边境遇到严酷的自然环境,灵活多变的战术,让敌人防不胜防。

  在红军连克桐梓、娄山关,重新占领遵义,一举消灭了敌人两个师又8个团后,蒋介石哀叹,这是“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”。

  老红军王道金在回忆三渡、四渡的情形时说:“当时蒋介石调重兵围攻遵义,我们不等他的包围形成,就从茅台镇这个地方渡过赤水,往四川方向去了,让他们扑了个空。那时,我们接到上级命令,大张旗鼓喊口号、写标语,要从四川渡过长江去,后面才知道这是迷惑敌人的。等蒋介石把部队调到四川后,我们又悄悄返回贵州……”

  从战争学习战争,坚持实践第一性。

  这样的思想早在毛泽东同志1930年所写的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》中就已经出现:“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的战术,真是和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”。

  “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。”正如马克思、恩格斯强调的,理论不是教条,而是行动的指南。

  长征途中,红军在云、贵、川省境转战数月、去向屡更,而能在敌群中穿梭自如,攻防易手,并最终成功渡金沙江北上,跳出数十万敌军的包围圈,这条制胜之路充分证明:

  一切从实际出发、实事求是、解放思想,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,它蕴含着党和红军乃至整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智慧哲理。

  走过80年的风雨征程,从新民主主义革命、社会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,从真理标准大讨论带来的振聋发聩到习近平总书记“鞋子合不合脚,只有穿的人才知道”蕴含的道路哲学,历史雄辩地证明:走自己的路,才能迎来柳暗花明;走自己的路,才有更加光明的未来。

  ——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,就是要同人民生死相依、患难与共,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的力量源泉。

  在万里长征第一渡的于都河畔,老红军钟明回忆:白天,敌人的飞机找到目标就会投炸弹,一般是晚上行军。当时河面上工兵和于都城里的老表用木船搭起了浮桥,桥上铺的都是老表家捐的床板、门板甚至老人寿棺,一切可用的木板都捐献出来……

  1934年,在于都县城群众的帮助下,工兵们在60里长的于都河段架起了5座横跨400多米宽的水面浮桥,保障了数万名红军安然渡河,“红军与百姓,就是鱼儿和水”。

  “红军来临,百姓欢迎,打倒土豪,骇死劣绅,行土地法,穷人把田分”“太阳出来暖洋洋,红军来了不纳粮,又分钱来又分米,穷人有了救命王”……这些脍炙人口的红军歌谣表达了普通百姓对红军的拥护与热爱。

  整个长征途中,仅给红军带路的向导就有近三千人,而为红军筹款筹粮、烧水运饭、传递消息、掩护伤员的人民群众何止千万。

  战争的伟力最深厚的根源,在于民众之中,真正的铜墙铁壁就是群众,这是被历史证明的事实,也是被事实证明的历史。

  ——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,就是要坚持“洋为中用,古为今用”,让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拥有最深厚的文化土壤。

  两千五百年前,孙子就睿智地指出: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”。以弱敌强者要在敌之重重围堵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并不断发展壮大,更要善于运用“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”的奇兵神谋。这些传统文化的丰富智慧在长征中得到充分运用。

  1938年,毛泽东同志在《实践论》中,既讲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,又讲中国传统的知行观;在《矛盾论》中,既讲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,又讲中国传统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的变易论,无不彰显着“洋为中用,古为今用”的哲学思想。

  穿过80年的历史烟云,这条用鲜血谱写的胜利之路深刻地启迪着今天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,这条道路来之不易,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,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,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,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,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。

 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

  ——不忘初心、坚定信心开创的伟大复兴之路

  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。

  霜晨月,马蹄声碎,喇叭声咽。

  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

  从头越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

  回肠荡气的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有悲壮沉重,又有雄奇壮美。

  道路是曲折的,前景是光明的。

  1984年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副总编辑哈里森·埃文斯·索尔兹伯里以76岁的高龄带着心脏起搏器,远涉重洋,亲自到长征路上体验红军当年的艰辛生活。他走完长征路后告诉记者:“从这一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中,人们必然能获得教益。长征体现了新中国的理想和献身的精神。这些革命者今天还在工作着,这是发人深思的。这不仅是中国人,而且是每个美国人都想知道的故事。”

  美国时代生活出版公司出版的《人类1000年》一书公布了1000年至2000年间,对人类文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件。中国有三个事件入选——第一个事件:1100年,火药武器的发明;第二个事件:1211年,成吉思汗的帝国崛起;第三个事件:1934年,长征。

  这条红色道路所带来的,不只是一个民族的奋起,更是世界格局的调整和新思潮的翻涌。

  ——从80年前的峥嵘岁月走来,中国人更深知这条道路的来之不易。

  80年沧海桑田,包含着多少惊心动魄的历史转折,蕴含着多少前无古人的伟大创新。在革命、建设、改革各个历史时期,我们党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,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,产生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,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、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既是我们必须不断推进的伟大事业,又是我们开辟未来的根本保证。

  ——从80年前的峥嵘岁月走来,中国人更深信这条道路的无限光明。

  100多年前,马克思早有预言:东方落后国家由于自身社会结构和所处的特殊历史环境,可以走一条不同于西方社会的“跨越发展之路”,即以先发展国家为示范,吸取其文明成果,实现对资本主义“卡夫丁峡谷”的跨越,从而加速历史进程。

  今天的中国,不仅要面对跨越“卡夫丁峡谷”的挑战,更要应对“塔西佗陷阱”“修昔底德陷阱”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风险;不仅要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,还要应对意识形态的激烈交锋。

  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

  “坚持独立自主,就要坚持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、自己来处理。”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掷地有声。

  面对复杂局面和严峻挑战,从“四个全面”的战略布局到“五位一体”的总体布局,从“新常态”理论的提出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,从对深层利益的革旧除新到重拳反腐带来的民心凝聚……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新理念、新思想、新战略,彰显出宏阔的历史视野和战略眼光,实现着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。

  沿着几代人开辟的光辉道路,我们正行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路上。

  20世纪60年代,中国运载火箭设计师以“长征”来命名中国火箭,寓意中国火箭事业一定会像红军长征一样,克服任何艰难险阻,到达胜利的前方。

  在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日前夕,长征二号F遥十一火箭腾空而起,托举着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奔赴更广袤的太空。

  我们有理由期待这个光明的未来——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,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……

  “全党要坚定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文化自信。当今世界,要说哪个政党、哪个国家、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,那中国共产党、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。有了‘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’的勇气,我们就能毫无畏惧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,就能坚定不移开辟新天地、创造新奇迹。”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字字铿锵。

  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

  我们坚信,带着火种上路,永远不会迷失方向。

  我们坚信,怀着初心前行,必将到达梦想的彼岸。

贾汪区委组织部主办  贾汪区信息网络中心制作、维护 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024*768进行浏览
联系电话:0516—66889263  Email: xzjwxxzx@126.com 苏ICP备09084629号